選舉激情之後的感想,談策略以及政治行銷

首先,請各位看一下以下的這一篇文章

「台灣輸了。

「國民黨這次在國會拿下超過3/4的席次,是台灣民主史上的一大退步,民進黨的席次退回到跟當初第二屆立委選舉時期,也就是首度開放立委直選時的比率,甚至還要更糟。

「國民黨在這次選舉當中僅僅拿下51%的得票率,最終卻拿下75%席次,這是這次選制所造成的問題,這一點是絕對必需要檢討的!

「國民黨這次的選風十分敗壞,台灣從南到北都有傳出賄選的風聲和行為,這種利用從國家所盜取而來的黨產,卻用來賄賂台灣民眾的行為,十分的不可取!

「國民黨利用媒體操作台灣經濟倒退,人民生活民不聊生的假象,根本就是在唱衰台灣,中共的代言人,還要開放中國人民來台,進一步壓迫台灣人的生存權。

「民進黨在總統大選仍有可為,除了期待鐘擺效應的現象,其實我們的得票率並沒有輸太多,為了要保護這些四成的支持者之外,為了不讓國民黨在國會成為憲政怪獸,一黨獨大的狀況,所以大家要在總統候選上支持民進黨的謝長廷。」

 

如果,您100%認同以上的這些內容的話,恭喜您,您是100%綠色支持者。如果您認同大概50%,那麼,您大概是中間或者淺綠、淺藍或者不綠不藍的中間選民;如果您認為以上這些毫無道理全部都是胡說八道的話,那麼您大概就是深藍支持者。

台灣的選民用選票告訴民進黨對於民進黨這八年執政的不信任,另外首次單一選區兩票制,造成「贏者全拿」的現象,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從政黨以及整體的得票比率來看,民進黨並沒有像席次上如此輸得一敗塗地。

從政黨票的得票比率來看,國民黨的得票率約在51%,加上新黨的4%,整個泛藍體系的得票率約在54%,而民進黨的得票率約在36%,只比四年前當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少了3%,加上台聯的支持者,,泛綠體系的得票率大概在40%弱左右。大抵上維持了泛綠體系的基本盤。

不過分析這次選舉的內容,雖然泛藍體系(現在應該可以直接稱之為國民黨體系)在得票數上小有成長,但僅僅稍過5成的區域立委以及不分區立委的得票率,卻能拿到將近75%的國會席次,其實得力於本次「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甚多,這是毫無疑問的,不過在上次修憲中所決定的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也是民進黨和國民黨共同同意的,只有親民黨和台聯等小黨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強烈反抗,但在民進黨的強力主導之下(民進黨的投下贊成票的人數甚至還高於國民黨的人數),這次選制實在是在兩黨同意之下所產生的產物,根本怨不得人。

從選戰策略來看,複數選區不可重複決制(縮寫為SNTV)會產生棄保效應、配票策略等等複雜的選舉操作方式來扭曲實際的民意,也因此使得民進黨大老林義雄主導立委席次減半以及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制度來改革過去的這些弊病。

以當時的時代背景來看,民進黨只有分裂出來一個由李登輝率領國民黨本土派出走的台灣團結聯盟以及不成氣候的激進派政黨建國黨,而國民黨則分裂成為具有相當實力的親民黨和在台北市都會區依然具有相當戰力的新黨,單一選區兩票分立制由於是一種贏家全拿的選舉制度,而且他還不是絕對多數決的選舉制度,也因此團結的政黨對於分裂的政黨來說是較有利的。

這也可能是當初民進黨會去主動推動這項改革的一項原因,如果以當初民進黨在推動這項法案的時代背景之下去選舉,這次勝選的應該會是民進黨,而不是國民黨。而國民黨則是希望藉此機會吸收回分裂出去的親民黨和其他分散的力量,畢竟歷次選舉中泛藍體系的票數都略多餘泛綠體系。是故,當初國民兩黨積極推動這項選舉制度的改革,其目的就是在私心自用,各懷鬼胎,不顧小黨以及弱勢群眾的利益。

現在民進黨自己受到這樣選舉制度的苦果,可謂咎由自取,怪不得人,國民黨目前已經國會超級大黨,更別希望國民黨有可能會自廢武功,最大的改革,也可能是降低5%的政黨門檻罷了。

在這個選舉制度之下,加上5%的不分區政黨門檻,造成在政治光譜邊緣的政黨難以獲得選民的認同,而對於民進黨政權的不信任更是造成對其他小黨的棄保效應,轉而去支持國民黨。

而單一選區的架構,使得候選人必需在所屬選區中選擇爭取能獲得最多候選人的選戰策略與政策,而非過去只要固守基本盤及可穩住固定席次的立委,同時也避免了一些具有爭議性的立委獲選的可能性。

簡單來說,唯有擁抱中間選民,才能夠獲得選戰的勝利。

在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選戰行銷策略上,很明顯的就可以看出來,原本善於選舉的民進黨,在本次選戰不但步入國民黨所設定的陷阱當中,同時更處於被動狀態,處處挨打。

國民黨在本次選戰當中很明顯的就採用「經濟議題」為主打策略,在選民的心中塑造唯有國民黨才在關心人民經濟,民進黨不在乎民生、國民黨才有辦法讓台灣的經濟振衰起弊,民進黨只會讓台灣的社會民不聊生。

我曾經出席過幾次國民黨的委員造勢場合,國民黨從助選員、參選人、甚至到黨主席、總統候選人在輔選的策略都是完全相同的,加上部分媒體的大力幫助之下,這個策略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於是,大家都有「民進黨不懂經濟」「國民黨在乎民生」的印象。

反觀身為執政黨的民進黨,在最後這幾個月以來的選戰策略則十分的讓人迷惑,照理來說8年執政應該多少都會有一些重大的建設可以提出來作為選戰主軸,這也是執政者的優勢,比如高鐵、雪山隧道等等的重大建設,或是台灣經濟成長率的提高,都是可以炒作的話題,但是我們不但沒有看見民進黨沒有把這個當成選戰主軸,反而再度將選戰拉高到國家認同、台共對抗、以及族群意識與歷史仇恨、轉型正義的的層次。

立委選舉並非是總統大選的全國性選舉,而是小選區的區域性選舉(指被選舉人的涵蓋範圍)。選舉人的重點應該擺在對於所屬區域選民的承諾,服務以及跟地方派系的協調上面。以吸引區域內較大量的支持數,以及立場不同的選民支持。

但民進黨在這幾個月包含中正堂的更名事件、慈湖的撤哨事件、蔣中正銅像的搬遷事件,還有教育部主秘那不當且不務正業的發言,屢屢在電視台以及各大媒體上重複播放,甚至大打蔣介石牌,將已經淡出台灣政壇的蔣家再度搬上台灣的政治舞台,而且對象還是一個已經死了快三十年的蔣介石。

這真的讓中間選民感到非常的困惑,難道民進黨執政八年,真的沒有政績可以跟人民交代?在選取前夕,執政優勢之下竟然還在用過去在野黨的角度來用打蔣最作為選戰策略?

即使民進黨在這八年有再多的政績,但是這樣的選戰策略還有行銷方式,不禁讓人搖頭。這樣的方式的確可以穩固基本盤,並且加強基本盤對於民進黨的政黨認同,但是這樣的作法對選情毫無幫助。

這些基本盤的人,不管怎樣都會繼續投給民進黨,跟民進黨作了什麼,並沒有非常大的關係。這樣的作法反而是把中間選民給逼去相信國民黨那一方的說詞。

另外,原本民進黨用來炒作的公投議題,也被國民黨所利用,用「一階段投票和兩階段投票」的爭議把人民的焦點放在民進黨政府所主導的中選會上,同時順利帶出中選會為民進黨所操控的議題,國民黨在民進黨之先首先放棄二階段投票,塑造本身是弱勢,被民進黨壓迫而不得不妥協,顧念大局的形象。

以至於這次公投的領票率幾乎跟民進黨的政黨得票率十分接近,而且總體投票率甚至比四年前的軍購公投還要低上許多,換句話說,國民黨這次成功的把公投當成政黨認同的一項工具,讓原本民進黨希望利用公投來提高投票率來使自己的得票數提高的策略完全無用,算是國民黨一次漂亮的出擊。

民進黨失敗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忽略了台灣人敦厚的民族性,這也是台灣跟中國目前最大的不同,從很多角度上來看,台灣人對於人格缺點和仇恨的包容力都十分的高,也遺忘的特別快,當然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做事不希望趕盡殺絕、對於多元意見的包容、對弱勢者的同情是台灣人民最大的特色,民進黨在選前,尤其是以莊國榮為首所發表的一些過度攻擊性,又沒有實質證據的言論,傷害了台灣人民的敦厚善良性格。國民黨又不斷塑造自己是屬於弱勢者,被欺壓的一群人,容易取得敦厚台灣人民的信任。

228是一個因為仇恨所產生的悲劇事件,不能用仇恨去對抗仇恨,最終只會造成更多的仇恨。而二十年前、十年前的台灣已經跟現在的台灣大有不同,民國60年代出生之後的台灣人成為台灣目前青年以及最具生產力的主要族群。對這些人而言,族群問題,國家認同問題甚至於對228的認知,都早已經漸漸淡去。

國民黨在這個議題的操作上一直居於被動或是閃躲的策略,其實就是不希望被這個問題拖下水,而隨民進黨起舞,而由台北市政府的執政者郝龍斌來作為主要的回應者。反而持續在基層繼續經濟問題攻擊民進黨,掌握人民最關心的民生問題,不但掌握了主動權,也好好的利用了在野沒有包袱的優勢。

反觀民進黨一直沒有在這個方面做出強而有力的回應,所以難以吸引到中間選民的選票,這是可想而知的。

再者,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區域立委提名策略上也各有不同的問題,民進黨在台北市以及台北縣的幾個選區不是沒有勝選的希望,但是讓羅文嘉去大安區做砲灰,同時把具有爭議性以及極端性格的開房間給擺在民進黨的票倉,去跟原本被國民黨視為是砲灰的周守訓對抗,結果是讓周守訓在民進黨的地盤中獲勝。

另外段宜康之外還有一些民進黨的立委候選人都敗得十分可惜。如果選區能夠做出適當的調整,結果會不一樣(影響不只只有區域票,對於政黨票其實也有相當影響)。

國民黨在台南方面的提名當然也有一些問題,尤其是在台南過於依靠地方派系的支持,甚至推出吳健保等具有黑金背景以及前科的候選人,似乎過度忽略了理性選民的力量,為了選舉而不用其極,這一點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第二順位的洪秀柱在選秀接受TVBS專訪時也說得很明白,真的是輸怕了。

此外,過去常因為分裂而輸掉選舉的國民黨,這次在內部的整合相當的成功,即使是產生分裂的選舉區,國民黨也能很俐落的操作棄保效應集中到國民黨候選人的身上,而選擇靠像地方派系,支持地方派系所派出來的無黨籍候選人,也相當的成功。過去幾年的敗選經驗讓國民黨建立了穩定的初選機制,以及和不分區位置的協商機制,所以幾乎可以看見,在不分區當中國民黨擺了許多具有爭議性的候選人,但是將形象較偏中間或是符合該小選區選舉人結構的候選人放在區域立委當中,我不太知道這次選取國民黨側的總操盤手是誰,據說幕後的軍師是關中,如果真是他,那他真的十分的厲害,在情報分析和人員協調上都應該下過一番苦工,也許是過去幾次輸怕了的經驗,讓國民黨學會了怎麼去選舉。

反觀民進黨這次在初選上面就出現許多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排藍民調,這樣子無法找出偏中間的候選人,民進黨要知道,民進黨的支持群眾本來就比國民黨要忠誠,只要掛出民進黨的旗幟,基本盤是不會跑太多的。再來就是民進黨初選時候出現的一些爭議,對於自己人竟然還以11寇相稱,還有某些空降的立委候選人,使民進黨在一開始的選舉就給了其他人不好的觀感。

總結而言,在野八年的國民黨逐漸學會了怎麼當一個在野黨,怎麼樣利用選舉一步一步取回政權,但是他們有沒有忘記怎麼執政,這一點還要看三月底選舉的結果而定,說不定他們還是沒有全面執政的機會。

執政八年的民進黨還沒學會怎麼當一個執政黨,怎麼樣利用執政權一步一步建立足夠而且可以大肆宣傳政績,但是他們已經忘記了怎麼選舉了。

選後,國民黨成為了國會的超巨大黨,從此以後國會的制衡力量可以說是完全消失,國民黨在馬英九的帶領之下會不會重回十幾年前的那種老路子,還需要好好的觀察。

民進黨支持者也不用妄自菲薄,也許這正是一個改革的契機,讓民進黨找回當初創黨時期那種崇高的理想,修正黨的路線,順便清除黨內那些因為民進黨坐大而收進來的一些利益追逐者。未來台灣仍然然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在野黨,也不排除未來能再度執政。

另外對國民黨而言,也不用高興得太早,人民早就已經不比從前,更具有自我思考的意識,不是那個政黨可以任意操弄的,如果你國民黨沒有拿出好的成績單,今天的民進黨,就會是四年後國民黨的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