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掃地僧 – Steve Kerr (二)

我承認他們的確讓我很傷心,當時我眼中充滿淚水。一方面是因為我想起了我父親,另外一方面則是沒想到有人會做這種讓人傷心的事情。~ Steve Kerr

Steve Kerr的小時候的人生很特別,他並非出生在美國本土,而是在黎巴嫩貝魯特出生。他的父親Malcolm是一名政治專家,專長中東與阿拉伯事務,曾經在UCLA擔任政治學教授20多年,對阿拉伯世界的研究非常出名,最有名的著作叫做「阿拉伯冷戰(The Arab Cold War)」,而Steve Kerr就是在Malcolm在中東進行學術研究的時候出生的,他自己本身也是出生同一個地方,所以小Kerr在小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中東各國旅行中度過的,直到高中才回到美國本土。

Steve Kerr的父親,Malcolm Kerr

而就在Steve Kerr進入亞利桑那大學打NCAA的第一年,Malcolm因為擔任貝魯特美國大學的校長而被兩名恐怖份子射殺,當時正值黎巴嫩內戰期間,這件事情當時是一件相當大的國際新聞。

Steve Kerr對於他父親的死,表現的相當堅強,當時在新聞見報之後兩天,他依然參與了一場比賽。

Kerr後來接受訪問的時候,談起那時候的事情,他說:「最離譜的事情是,人們把我上場比賽這件事情小題大作,其實,這是因為我只有靠打球才能避免去想起這件事。」

在那場比賽當中,他的第一球是一顆25呎遠的長射,最終他在那場比賽拿下賽季最高的15分。「當我投進第一球的時候,我的腦袋一下子變成空白。我還記得我當時進行全場壓迫的時候,其他所有人都被迫退到一個小圈圈內。」

Steve Kerr@Arizona University

Kerr看起來是一個熱情,幽默的人,這也是他為何成為一名很受歡迎的球評原因,但他也曾經在球場上流淚過,在他大學第五個球季時,有某一場比賽他對上亞利桑那大學的宿敵,亞利桑那州大,在比賽之前,有一球對方的支持者對他大喊「小子,小子,你爸現在是歷史了!」Kerr說「我承認他們的確讓我很傷心,當時我眼中充滿淚水。一方面是因為我想起了我父親,另外一方面則是沒想到有人會做這種讓人傷心的事情。」之後,亞利桑那州大的體育主任發了一封信向Kerr道歉,但是Kerr已經以實際的行動做出回應,他那場比賽在三分線6投6中,全場攻下22分,而且他們的球隊贏了28分。

在接下勇士隊的總教練之前,很多人會懷疑之前從未有教練經歷的Steve Kerr能不能做好這個職務,畢竟勇士隊不像是七六人那種重建中的球隊,Mark Jackson留給Steve Kerr的是一支打進季後賽第二輪,目標是總冠軍的西區一流球隊,但這個故事告訴懷疑他的人,面對壓力,Kerr絕對不是弱者。

他看起來是個弱弱的白人,但人們總是在這一點上看錯他,他的鬥志絕對不亞於任何一名其他球員,他當年在公牛隊的時候,曾經和Michael Jordan在練球時打架。

沒有什麼高中願意招募他,因為跟其他後衛相比,他跳不高也跑不快,他唯一能夠存活在籃球場上的技術,就是投籃,長距離的投籃。後來他進入亞利桑那大學打球,在經歷父親過世的事情之後,Kerr在場上終於逐漸靠著投籃找到生存的方式,1986年,Kerr成為美國代表隊參加了FIBA在西班牙舉行的世界盃,當年是美國最後一次靠著業餘組成的籃球隊奪下世界級比賽的金牌,不幸的是,在這個過程中那弄傷了他的膝蓋,倒是他之後一整年都缺賽,所以讀了大五,因為他若當時畢業的話,幾乎不可能有NBA球隊會選擇他。

他這一年的休息是有代價的。

美國大學籃球在1986-1987球季正式啟用3分線,那一年就是Kerr受傷的那一年,但是Kerr知道,他翻身的機會終於來了,屬於他的時機終於到來了。大五那年,他回到球隊裡面,Kerr立刻由於他的領導能力和他的三分線投射能力成為粉絲的最愛,最後,他在1988年協助亞大野貓打進NCAA最後四強,那年他的隊友包括後來在馬刺打出身價的Shen Elliott,NBA浪人Tom Tolbert,最後一個就有趣了,打過太空人,印地安人等隊,入選過6屆明星賽,連續四年外野金手套的MLB全明星,Kenny Lofton。

在Steve Kerr生涯第一年也是唯一一年在有三分線的情況下的大學籃球生涯中,他創下簡直匪夷所思的57.3%單季的三分球命中率(當然也是生涯命中率),於是,NCAA才二年引入三分線,就被Steve Kerr設下了不可思議的門檻,高懸25年迄今,不管是Glen Rice,Stephen Curry,J.J Redick,Korver都無法挑戰的誇張紀錄。

Steve Kerr是NCAA/NBA的生涯三分球命中率紀錄保持人,也是NCAA單季命中率紀錄保持人,他在1994-1995年創下的單季三分球命中率52.35%的紀錄直到2010年才被Kyle Korver所打破。

Steve Kerr還不能說是為了三分線而生的男人,應該說是,因為有三分線,他才能生存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