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步 第48回 王孫落魄 怎生消得 楊枝玉露

天龍八步 第48回 王孫落魄 怎生消得 楊枝玉露

慕容姆斯從未料到眼前情境,一時半刻間還不知如何因應。

大理柯氏一行人以少主柯瑞,老帥柯爾為首,在大廳之上竟然坐得坐,倒得倒,全無反抗之力,而少帥陸華頓則端坐在一旁,不住喘氣。慕容姆斯心想:「外界傳言,大理柯氏新帥與老帥不合,莫非為實?」一想到那大理柯氏,慕容姆斯變咬牙切齒,恨從心中來。

那大理柯氏為加州小國,相傳柯氏先祖文哲於太祖時期曾任開封府尹,功勳顯著,因功受封為加州大理一地,自此以後以大理柯氏傳家,其族人作戰勇猛奮迅,如山賊土匪,不懼生死,外界皆以為勇,故其自號勇士。柯氏一族亦以家傳神功一陽指聞名,傳至柯瑞之父柯戴爾,柯戴爾亦以此神功行走江湖,雖然稱不上一流高手,但也曾孤身進入北國,留下不少江湖佳話,生子柯瑞,得天獨厚,家學淵源,自幼便得一陽指神功傳世。

單只一陽指之流武功,看在精通各大門派武功的慕容姆斯眼裡,尚無可懼之處,只是那柯瑞不知哪來機緣巧合,竟習得江湖奇術六脈神劍以及絕頂輕功凌波微步。那六脈神劍能十步之外殺人於無形之中,防無可防,禦無可禦,還不見其揮手,便已中招,而凌波微步讓柯瑞能在萬軍當中來去自如,無影無形,配合六脈神劍,取人性命有如探囊取物。

去年少室山上武林至尊之戰,他親與星宿老怪安寇朱以及愛神羅凱文聯手與柯瑞結義兄弟大戰,豈知大戰尚未開始愛神羅凱文便先折一臂,交手不過數招,安寇朱便遭到柯瑞義弟湯客來種下生死符,退出戰局,他親與柯瑞六脈神劍與凌波微步大戰數百招,仍然不敵,拱手讓出武林至尊寶座,更令慕容姆斯難以接受的是,表妹沐薇屏竟然與其反目投向柯瑞,那柯瑞當時神功尚未大成,六脈神劍時靈時不靈,原有機會立斃柯瑞於當場時,那沐薇屏竟然以身相護,在場群俠更全面倒戈大喊「沐薇屏!沐薇屏!」,導致慕容姆斯錯失時機,遭到柯瑞反噬,狼狽不堪。

想自己自幼練習獨門神功天龍八步,為了就是有朝一日取得武林至尊之位,興復大燕,每日練功不綴,方愈而立之年便已童山濯濯,當年甫出道,江湖中人皆將其以中繩通蕭飛霞並稱,傳言「東姆斯,西飛霞」,只是一直無緣與蕭飛霞於武林至尊大會上交手,飛霞便已年華老去,否則以飛霞之名望、身手,敗給飛霞便罷,也不多損自己威名,只是敗給柯瑞這紈褲子弟,公子哥兒,這一口氣實在嚥不下去。前幾日,柯氏一行路經俄州騎士塢,羅凱文與安寇朱皆已康復,原本慕容姆斯想藉地利之便親率二人親報此仇,豈料與去年相較,那柯瑞竟更脫胎換骨,六脈神劍運用自如,百步之外便能發招,自己連柯瑞的手都沒碰著就已全軍覆沒,成為江湖笑柄。那勇士在江湖上樹敵甚多,一路上舟車勞頓,慕容姆斯復仇心切,這才率眾尾隨而來,想要見機行事,趁人之危。

見此場景,那慕容姆斯何等聰明,想到此處,心中已有計較,便道:「陸大帥久見了,不知下月的武林菁英大會師,大帥可會率勇士參與?」這一句話擊中陸華頓心上傷口,陸華頓恨恨地道:「老帥柯爾有傷在身,朝廷便以我為帥替之,我亦勞心勞力,率眾奮戰迄今以兩月餘,勝多敗少,揚我大理英名,原本還要率眾參加下月的武林菁英大會師,這老帥柯爾卻突然復出,取我戰績尚且不論,更奪我帥權,使我無緣與會,慕容老弟,換作是你,你可嚥得下去這口氣?」

慕容姆斯笑道:「大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柯氏一族欺人太甚,我慕容家在江湖上一向以道義,忠誠行事,不知道便罷,知道了,便不能不管,陸大帥儘管開口吧。」那陸華頓聽了,心下大定,看來這慕容姆斯是友非敵,便嘆道:「我趁他們不注意,以慕容家的悲酥清風迷倒了他們,怎料我失手沒注意好用量,連我自己都給毒倒了,我內力不如柯瑞等人,倒時他們必定比我先重獲自由,到時我便必死無疑,慕容老弟,念在同門一場,要麻煩慕容老弟先替我解開了,我再來料理他們。」慕容姆斯伸手到懷中取出藥瓶道:「要解開悲酥清風倒是不難,只是這解藥配置不易,怕是....」說到此處,慕容姆斯突然拉長了語尾,那陸華頓也是老江湖了,早知道慕容姆斯的盤算,便道:「慕容老弟,老哥知道解藥寶貴,老弟你若助我取得大位,我便答應你一件事。」

慕容姆斯心下大喜,暗自盤算:「復國大業才是第一要務,武林至尊是非當不可,沐薇屏一介女流身外之物...何足道哉....就這麼辦吧!」於是便道:「好,陸大帥,我要你答應我,做我的乾爹,讓我當勇士!借我兵馬,讓湯客來,葛追夢為我所用,助我當上武林至尊!」此話一出,慕容姆斯身旁眾人皆大驚失色,那陸華頓限於情勢,頷首道:「好,我答應你!」那慕容姆斯大喜,正要飛奔去抱大腿時,姆斯的夫子
步萊特卻一個箭步擋在身前,對慕容姆斯好言勸道:「少主請三思!堂堂小皇帝豈可寄人籬下?我大燕位處俄州....」話未說完,慕容姆斯向旁邊的慕容家總管葛大衛使了眼色,葛大衛一掌轟出,步萊特話未說完,當場斃命。「魯泰論,現在開始你就是少主的夫子了。」葛大衛對旁邊的小個子說道。

摘自 天龍八步 第48回 王孫落魄 怎生消得 楊枝玉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