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球季

為王建民翻案

Balance

評斷一個投手所投出的球的因素,不外乎三種:「球速」、「控球」、還有「尾勁(或者稱之為軌跡)」這三樣(在這裡我捨棄了之前所說的「球質」這樣無法從表面上看出來的抽象因素)。

不管是投手投的球是直球還是變化球,是變速球還是伸卡球,都可以用這三項因素去分析他的品質。一名好的投手,不是追求球速一定要投到100mile,或者是每一球都要投到好球帶邊緣的最極限,而是要去尋求最適合自己的「完美平衡」,也就是在球速、控球、尾勁三者當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組合與使用方式。

球速越快,就越難以掌握控球,這是幾乎不變的鐵律,這也是許多投手教練提出所謂「降速求控球」的概念的原因。

但一昧的降低球速讓控球變好也許可以造出一個堪用的中繼投手,但卻並不是正確培養出強大投手的辦法。

一個好的投手教練應該是要協助投手尋找出這樣的平衡點,能夠把投手的能力發揮到最大化,不一定要有完美的控球能力,也不一定要有極佳的球速,總之,如何能在維持實戰平衡的狀況下持續把這三者推進(或者維持)就是投手教練(以及體能教練)需要為投手做的功課(在小聯盟,沒有戰績壓力的情況下,維持這種完美平衡就沒有必要性,就算破壞掉這樣的平衡專攻某一項後再調整過來,也是有的,某些小聯盟選手會被被「封印」某些球路,這是原因之一)。

史上三振王Nolan Ryan是大聯盟史上三振最多的投手,生涯三振數領先第二名的選手高達近千次,有著均速在100miles的先發球速,生涯多場無安打比賽,他的控球好嗎?他同時也是史上保送最多的投手。 More

練習賽結束了@王建民2007球季第19勝

前言:今天早上特別向公司請了一個上午的假,並不是為了要看王建民的比賽,而是從昨天開始就發起高燒不退,勉強上完班後覺得有好一點了,所以沒有去看醫生,但是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完全是暈沈沈的,而且全身發熱,身體卻感到異常寒冷。所以沒有辦法,只好向公司請了半天的病假,好不容易到了醫院才發現已經發燒到38.7度了,不過我還是把王建民的比賽看完才去看病,不過由於暈眩的緣故,所以比賽過程沒有辦法像之前那麼鉅細靡遺,尚請見諒。

正文:

王建民賽前在牛棚練投之後曾經對記者和媒體表示說,為了要應付純品康納巨蛋球場的人工草皮,他會用比較多的滑球避免被打成內野滾地球穿出去形成安打。

賽後,證明王建民所說的話完全都是在豪洨的。

這場比賽王建民用了最近幾場比賽以來最多的速球,速球比率占了全場出手球數的82.35%,SLD跟CHG用的比例差不多,但都是兩支手指頭就可以數出來的數量。

會跟賽前王建民的宣言產生這麼大差距的因素,除了可能是王建民故意豪洨騙魔鬼魚的打者和教練之外,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賽前被投手教練封印了滑球跟變速球的使用量。有鑑於最近幾場直球掌握程度不是很好,壞球很多,必需要趁對上魔鬼魚的機會「練習練習」,把直球的控球找回來。

其實今天對於直球的控制有那麼一點在練習控球的味道,因為有好幾次Posada的手套都是擺在外角低的同一個位置,王建民就從外角低的壞球,一點一點往內修正成為外角低的好球。 More

王牌對王牌@王建民2007年球季倒數第二戰

比賽結果是很莫名其妙的14局延長賽,藍鳥隊二壘手Hill敲了王建民三支安打,是藍鳥隊能先馳得點的重要關鍵,然而他自己在九局下半那次隨意傳球造成的失誤,讓Posada從一個內野必死的滾地球變成安全上壘,才會讓前面Halladay跟王建民的對決全部做了白工,真的是成也Hill,敗也Hill。

這次的王牌對王牌比上次那一次2.2局丟八分的比賽來講當然要好得多,也更具有意義,Halladay基本上就像是王建民的強化版,同樣有mid-90的直球均速,還有一顆非常快的SNK(跟Webb那種球速慢變化大的SNK不同類),投球節奏也非常快速、精簡、還能製造大量的滾地球,只不過,他比王建民更優異的地方是球種比王建民多,他有4FB、SNK、SLD、CHG、SPL這些都是王建民會的,同時他還會CUT(Cutter,翻譯為卡特球或是切球)跟CUR(Curve,曲球),甚至還會KCU(Knuckle Curve,翻譯為彈指曲球,Mussina的拿手球路),這些都是王建民所不會的。當然他不是每種球每次都可以拿出來在實戰中使用,一場比賽當中投這麼多種球路也沒有什麼意義,但大部分變化球的水準都在above average以上,控球的穩定性也優於王建民。

另外Halladay現在也不是一個以三振取勝的選手,近幾年的投手塞楊獎得主中,他是三振最少的一個,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沒有三振能力,他只是寧願把球投給別人打不好,交給守備去解決,以節省用球數,而且雖然三振少,但比起王建民還是多上許多,他的用球數比王建民還省,而且耐投力也高於王建民,即使投到120球,球威也不會明顯下降,這兩項的交互影響讓Halladay成為MLB最具完投能力的投手之一,也非常的會吃局數。

不過,Halladay也不是一出生就這麼厲害的,他也曾經有過一段掙扎時期,為了在比賽中施展他所學到的各種球路,他也曾經有過迷失控球的時候,早在1998就已經在大聯盟初登板的Halladay,卻因為防禦率太差,控球太糟糕,把壘上的跑者看得太重等等的缺點,而在大聯盟與小聯盟之間沈沈浮浮(這些缺點在王建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點看到),一直到2001年後半段,找到了控球,也找到了應付打者的辦法,最後慢慢成長,成為一個拿到塞楊獎,能夠獨當一面的大投手。

More

失速.賽楊夢碎@王建民2007年球季第7敗

在輸掉這一場跟Josh Beckett之間的對決之後,尤其又是在Beckett表現得這麼好的情況之下,王建民本季的賽楊獎之夢,除非奇蹟發生,否則應該也在此劃下句點了。失去賽楊獎的爭奪機會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王建民還年輕,未來還大有機會,更何況,這場比賽的確是技不孺人,輸掉的,在季後賽討回來就是了,更何況,這場比賽的王建民仍然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先前曾經提過,「沒有伸卡球的王建民能夠走多遠?」今天的王建民用五局的投球告訴我們,在Sinker「失速、失控」的狀況下,靠著4FB、CHG、SLD跟SPL的王建民還是可以撐到五局。但這樣的王建民絕對不足以拿下18勝,因為他失去了投手最重要的「速球」。

對除了蝴蝶球以外的投手而言,速球絕對是投手最重要的武器,唯有掌握高品質的速球,其他的變化球才能夠發揮出該有的威力。

什麼叫做速球的品質?速球的品質大概可以分成四個因素:球速、控球、尾勁、球質。這四項不見得全部都要具備才叫高品質的速球,但是至少要有兩項達到水準以上,否則這樣的速球無法在大聯盟擔任先發投手。 More

New try@王建民2007球季第18勝

這種半夜兩點打的比賽真的是對身體傷到不行,如果本季再來個幾場這樣的比賽,恐怕有很多人都要送醫院了,包括我在內...。

7局丟3分,以王建民這幾場的表現與對Ace的期望而言,只能算是一個差強人意的表現,賽後,他表示那段連續保送跟被二壘安打丟掉三分的時候他投得太快了,太急了,越想要投好反而掌握不住球,Posada跟Joe Torre也有類似的表示。

但從比賽中看來,我覺得也許跟他這場比賽更換的新的配球模式有關:四縫線球的實戰應用。 More

攻擊型投球-王建民07年球季第17勝

洋基vs水手其實這場比賽我沒有全部看完....。首先是我早上睡過頭了,明明定早上七點的電腦鬧鐘,結果我一醒來就馬上把它關起來繼續睡,上班遲到那就算了,王建民的比賽錯過了可就糟糕了,幸好賽後還有Gameday可以看,在洋基球場也裝上了很棒的偵測設備,一樣可以分析王建民今天的投球狀況,不過,從Gameday上面很難看得出哪球是滑球,哪球是變速球,這一點就比較麻煩,因為還要上班,我只有從第三局看到第六局,所以這次記錄關於變速球與滑球的比例部分可能會有一些誤差。

從今天洋基隊擬訂的投球策略來分析好了,從結果來看,可以判斷出Torre或是Posada的想法,由於水手隊是一支打擊非常積極的球隊,好聽一點是這樣說,難聽一點就是一堆不選球的盲砲,見球就揮。所以Posada今天的配球策略就是以「攻擊性的投球」作為主軸。

什麼叫做「攻擊性的投球」?簡單來說,就是以投「好球帶」為主,以直球為主,以內角為主,減少會造成壞球的變化球或吊球,逼打者揮棒。

這場比賽王建民在這方面作得很好,整場比賽幾乎全部都在投內角球,尤其是內角低的位置跟內角高的位置,王建民也從不畏懼,充滿攻擊力,跟紅襪那時候會頭一些外角、內角交替搭配的方式不一樣,雖然這場比賽也是有出現,但比起紅襪那一場要少得多了。
More

六脈神劍

那日段譽、蕭峰和虛竹等三人在少室山上與慕容復、游坦之及丁春秋三人惡戰,段譽和慕容復對招,六脈神劍雖然精妙,卻無法取勝...

公冶乾手一抬,兩根判官筆向慕容復飛去。慕容復抛下斷刀,接過判官筆來,一出手,招招點穴招數,筆尖上嗤嗤有聲,隱隱然也有一股内力發出。
段譽百餘招拆将下来,畏懼之心漸去,記起伯父和天龍寺枯榮大师所傳的内功心法,将那六脈神劍使得漸漸的圓轉融通。忽聽得蕭峰说道:「三弟,你這六脈神劍尚未純熟,六種剑法齊使,轉換之時中間留有空隙,對方便能乘機趨避。你不妨只使一種劍法試試。」
段譽道:「是,多謝大哥指點!」侧眼一看,只見蕭峰負手旁站,意態閒逸,莊聚賢却躺在地下,雙足斷折,大聲呻吟。

接著段譽聽了蕭峰的話,單使一劍...

段譽逃過了飛筆穿胸之險,定一定神,大拇指按出,使動「少商劍法」。這路劍法大開大闔,氣派宏偉,每一劍刺出,都有石破天驚、風雨大至之勢,慕容復一筆一鉤,漸感難以抵擋。段譽得到蕭峰的指點,只是專使一路少商劍法,果然這路劍法結搆嚴謹,再無破绽。本來六脈神劍六路劍法回轉運使,威力比之單用一劍自是强大得多,但段譽不懂其中訣竅,單使一劍反更圓熟,十餘劍使出,慕容復已然額頭見汗,不住倒退,退到一株大槐樹旁,倚樹防御。段譽將一路少商劍法使完,拇指一屈,食指點出,變成了「商陽劍法」。

段譽雖然身負凌波微步、六脈神劍、北冥神功等奇功,但因出來乍學,基礎又差,所以六脈神劍時靈時不靈,靈得時候六脈奇出,大殺四方;不靈的時候,就像一般書生一般,手無縛雞之力,聽得蕭峰一番指點,單使一招六脈劍法,便能讓「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武學奇才慕容復打得滿地找牙,躺六脈齊發...

蕭峰見段譽的無形劍氣越出越神妙,既感欣慰,又是欽佩,蓦地裡心中一酸,想起了阿朱:“阿朱那日所以甘願代她父親而死,實因怕我殺她父親之後,大理段氏必定找我復仇,深恐我抵敵不住他們的六脈神劍。三弟劍法如此神奇,我若和慕容復易地而處,確也難以抵敵。阿朱以她救我一死,我……我契丹一介武夫,怎配消受她如此深情厚恩?”

連蕭峰都害怕的六脈神劍,如果當真六脈齊出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難以抵擋,後來的段譽終於練成六脈齊發,運轉自如的六脈神劍,成為江湖上一代傳奇。

No-hit Wang去年的王建民就像單使一招少商劍法伸卡球的王建民,光是一招就足以拿下19勝的戰績,而當王建民的球路也能像段譽的劍路一樣六脈齊發,運轉自如的時候,即使是西方「黑鐵厝」,卻也難以擋之一二,在台北時間2007年8月31號凌晨一點的這一場洋基在主場對抗宿敵紅襪隊的比賽,我們又看到了六脈齊發的王建民。 More

洋基紅襪三連戰

在洋基跟老虎的四連戰當中除了第二場王建民只丟兩分獲得勝利之外,第一場的Clemens投完五局丟掉6分,第三場的Phil Hughes才五局就被打出三支全壘打,第四場的Mussina更是被打得亂七八糟,連續第三場沒有辦法投完五局。

接下來的對手是同組的勁敵紅襪隊,目前紅襪領先的勝差達到7.5場,就算洋基在系列賽當中獲得三連勝,也只不過把勝差拉到4.5場,距離還相當遙遠,更何況,水手的戰績目前也持續的在領先洋基隊,這個系列賽洋基絕對有輸不得的壓力,雙方排出來的先發輪值恰好就如同下面的圖所表示:

Yankees vs Red Sox

這是洋基跟紅襪三連戰的先發輪值,最前面的將是松坂對上Andy,Josh Beckett對上Clemens,而第三場場壓軸比賽的對決,則是老將Curt Schilling跟台灣之光王建民之間的對決。

如果洋基在系列當中落居下風,洋基的今年會很難過。

真夜中の星の光

本來想要用「王者再臨」做標題的,可是中華職棒再度爆發打假球賭博案,讓人的心情實在高興不起來。在中華職棒目前的黑暗之中,王建民回穩的表現算是在黑暗中的一點星光吧,多少撫平一點點棒球迷們心理的傷痛。

不過,關於中華職棒簽賭案的事情是另外一回事,今天要看的是小王的投球。

連續三場王建民的表現都不是很穩定,讓人對於王建民的狀況的確那麼緊張了一下子,就如同他的教練所說的,王建民想太多了,越是想控好球,越是想控制好壘上的跑者,你就越投出不好的水準。反倒如同今天他自己說的一樣,他不再強求把球控制在邊邊角角,反倒只要把球往本壘投過去,這四場以來最好的控球表現。

根據我手上所做的比賽pitch by pitch統計資料(註一),Posada今天的配球策略跟上一場對上老虎隊的時候又完全不同,上一場比賽王建民是以Sinker搭配Slider為主的方式對付老虎隊的打者,今天則用Sinker跟Change Up來對付打者,再往前算兩次出賽,剛好搭配的方式互相交錯,上上場是Sinker+變速,再前一場對上藍鳥則是用滑球加上跑不動的4FB,很奇怪的,就跟之前在前文所說的一樣,王建民好像沒有辦法在同一場比賽裡面把滑球跟Change Up都投得很好,以至於搭配起來好像都是只有其中一種在出現而已。能夠像對上大都會那場各種球路齊發的情況我們什麼時候才會看到呢? More

王建民 2007/08/19 洋基vs老虎

從結果開始談起吧,六局被打9支安打,失三分,三分都是自責分,有兩次暴投,而暴投也直接造成失分。如果王建民還是去年的那個王建民,我們會說他投得還不錯,但是今年的王建民,我們只能說是在及格邊緣,差強人意。因為地位的不同,今年的王建民已經成為洋基隊先發陣容裡面最穩健的投手,雖然輩份不夠,但實際上他已經是洋基的Ace了,他的表現讓洋基撐過上半季的慘澹,他對上水手隊的7.2局完全比賽,跟對上紐約大都會隊的10K,都讓大家胃口變大了,因為大家不在拿一個新秀、菜鳥的眼光看他,而是用洋基的「第一號先發」來看他,當然,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他的情緒,不過王建民也是人,而且他是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如同Torre所說的一樣,這是王建民的心理問題,最終他還是必需靠自己調適,畢竟他要當Ace一輩子的人。

其實,從王建民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他跟明星賽前的差距,還記得那場10K對上大都會的比賽,王建民那場賽前落枕,但是出手的時候毫不猶豫,節奏奇快無比,打者根本沒有考慮的時間,眼神一球比一球狠,不大的眼睛卻張的又大又圓,彷彿跟大都會的球員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我想這就是所謂的「霸氣」展現在外的樣子,雖然所謂的「霸氣論」有很多人不以為然。

但是今天的王建民眼神不再犀利,看著捕手的暗號時有點瞇瞇眼,投球考慮甚多,節奏也不明快,而且不斷的在擤鼻子,好像有點感冒的樣子,所以才會有人說王建民看起來好像在流淚般的難過。

原本第一局剛上來的時候有著很好的開始,面對左打的Granderson一開始就先塞了兩顆拿手的伸卡球,而且是標準的內角低走後門伸卡球,Granderson只能眼睜睜看著球進來找不到揮棒的機會,然後再一顆內角滑球讓Granderson揮了個大空棒。下個打者他開始嘗試投變速球,可是投了個大壞球,自此以後,王建民開始以滑球跟伸卡球為主,變速球變得很少出現。 More